• 中國地方政府投融資 - 下載本文

    淀。上海通過土地批租共籌措資金1000多億元人民幣,加快了舊區改造。如果沒有土地批租收益,僅靠政府財力,要完成舊區改造任務估計需要100年時間。然而,土地批租融資也有局限性:一是土地資源的有限性,決定了土地批租融資的階段性;二是土地批租對象以外商為主,受國際經濟形勢的制約,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,土地收入大量減少。 20世紀90年代后期,以資產運作為重點,擴大社會融資。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以后,土地批租大量減少,但國內證券市場規模迅速擴大,居民儲蓄存款不斷增長,社會富余資金增長。面對這種情況,上海將有盈利的基礎設施項目推向市場,實行社會融資。

    如已建成的項目以公司方式上市,籌資超過100億元人民幣;高速公路等可以收費的項目,實行社會化招商,吸引社會資金100多億元人民幣;為了降低投資風險,吸引企參與建設,市政府在土地出讓、拆遷、稅收、貸款貼息等方面實行了政策優惠。

    (二)上海市投融資體制創新的基本內容

    上海在城建管理體制、運營模式等方面也進行了全方位的改革。

    一是改變政府資金投入方式。所有的建設項目,都以項目公司的方式實行市場化運作,改變了過去計劃經濟體制下財政直接投資的模式。同時,在建設過程中,嚴格推行招投標制

    度。二是改變建設、運營一體的傳統模式。對軌道交通實行了投資、建設、運營、監管“四分開”,將競爭機制引入各個環節。這一舉措極大地加快了軌道交通的建設步伐。三是改革壟斷行業。上海打破了自來水、煤氣等自然壟斷行業的壟斷。如自來水公司按地域一分為四,組建了四家公司,同時將企業內部的制水、管網、銷售等各個環節分開,引入競爭機制,從而降低了成本、提高了效益,大幅度減少了政府財政補貼,節余的資金被轉用到綠化建設方面。四是實行社會投資者招商。

    通過十多年來的投融資體制改革,上海實現了投資主體由單一到多元、資金渠道由封閉到開放、投資管理由直接到間接的轉變,初步形成了“政府引導、社會參與、市場運作”的投資格局。這是一個觀念轉變的過程、不斷創新的過程,也是政府管理模式按市場經濟要求重構的過程。這一改革,對上海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,成為上海持續快速發展的巨大動力。

    (三)上海改革城市基礎設施投融資體制的主要做法 1998年以來,上海城市建設轉向建設和管理并重的新階段。在建設資金上,面臨著更為嚴峻的挑戰:一是上海舊區改造和城市建設的任務仍然很重,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規模更大、強度更高;二是原來的籌資主渠道如土地批租、吸引外資等方式,已經遠遠不能滿足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需

    要;三是資金市場化配置程度提高以后,政府可調控的資金越來越有限。面對新情況、新任務,上海進一步深化了建設投融資體制改革。

    1.加快實現政企分開,切實轉變政府職能。從1998年開始,上海對政府投資領域逐步進行分類界定,明確了政府投資主要集中在非競爭性的公益類項目和基礎設施項目,退出一般競爭性投資領域;對有收費機制、收益穩定的城市基礎設施項目,完全交給社會投資者投資;對一些有收費機制但效益難以做到投資收益平衡的基礎設施項目,政府通過適當的補貼等政策鼓勵社會資金規范、有序地投入。把政府的主要職責定位在做好“統一規劃、培育主體、制定政策、依法監管”四個方面的工作:

    一是高起點、高質量地做好規劃,借鑒國外好的理念,整體上為發揮投資效益創造必要的前提條件。在上海城市軌道交通網絡、黃浦江兩岸資源的綜合開發利用等專業規劃中,已經采用國際招標和國際咨詢的方式,提高規劃水平。 二是推行項目法人制度和面向社會招商,促進投資主體多元化,改變過去由政府作為單一投資主體的做法。千方百計吸引社會資金直接進入基礎設施投資領域,初步形成以社會資金為主、政府和社會共同投資的投融資機制。

    三是通過政策配套、服務配套,按照“公開、公平、公正”的原則,營造市場化運作的外部環境。從財稅政策、土地政

    策等方面給予支持,同時加強對社會投資者的協調服務,增強政策的透明度和穩定性。

    四是通過完善法規、健全監管機構,保障基礎設施投融資長效發展機制。在資產保全、服務規范、價格收費、信息披露等方面,既要維護投資者的權益,又要強化對社會投資者的責任約束。按照上述定位,努力貫徹“重大項目規劃設計國際化、投資項目招商運作市場化、項目公司投資主體多元化”的總體要求,推進政府職能轉變,推動政府從“辦建設”轉向“管建設”。

    2.充分運用市場機制,采取多樣化的投融資模式。 一是體制創新。在城市軌道交通建設上引入競爭機制,實行投資、建設、運營、監管“四分開”,明確了投資主體,分別組建相互獨立的軌道交通投資公司、建設公司、運營公司,由投資主體通過招標分別委托建設和運營,降低建設造價,提高運營服務水平,加快軌道交通建設的速度。

    二是政策推進。在高速公路網和越江工程建設上,通過營造政策環境,全面推行社會招商。三條高速公路和兩條越江工程項目共吸引社會資金100億元人民幣,投資主體中既有中央的也有地方的,既有國有的也有民營的,既有上海的也有外地的,較充分地體現了投資的“社會化、多元化”。 三是強強聯合。在磁懸浮軌道交通建設上,打破了行業界限, 引導大企業集團參與投資,組成了由具備一定實力的能源、

    冶金、汽車、設備制造等大企業集團共同出資的項目公司。 四是資本運作。在水、電、氣等公用設施建設上,充分發揮申能股份、原水股份等上市公司的作用,通過配股、國有股減持和資產經營等資本市場運作途徑,拓寬了向社會融資的渠道。

    二、上海市基礎設施融資方式的創新

    (一)創新投融資主體、組建城市建設投資開發總公司 上海市在1988年成立了城市建設基金會,將城建的財政性資金從財政局劃給基金會,實現了城建財權與事權的統一。但因基金會不是法人,不能以法人身份融資,于是在1992年7月,又組建了城市建設投資開發總公司(以下簡稱“城投公司”)。這也是全國第一家城市建設投資開發公司。城投公司的誕生,標志著上海城市建設投融資開始由計劃體制向市場體制轉變。城市建設不再是政府統包統攬,而是在政府不斷增加投入的基礎上,由政府領導下的專業公司,以企業舉債的形式,通過向金融機構融資和吸引社會資金等多 種辦法,全方位籌措城市建設資金。從1992年至2002年,城投公司通過多種渠道籌措的城建資金達1200多億元,先后為42項重大工程解決了資金難題,幾乎上海每項標志性工程身上都留下城投公司的影子。 (二)投資主體進一步多元化

    自從2000年上海開始大規模地推出公共基礎設施投資





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尚网